当前位置: 首页 > 延边新闻 > 标题三 > 从“见字如面”到随时“面对面 ”
从“见字如面”到随时“面对面 ”
讲述人 崔亿男 本报记者 孙 可 记录整理
2018-10-12 09:23:17来源:延边新闻网

对于社会的发展变化,我感受最深的是通讯方式的改变。

“从前的日色变得慢,车、马、邮件都慢……”就像这首歌中唱的那样,四十多年前,绝大多数人是靠通信沟通情感,虽然缓慢却浪漫。几十年过去了,从写信、发电报,到如今人手一部智能手机,随时随地看新闻、聊微信、语音视频,通讯发展一日千里,让我们切实感受到社会在飞速发展,生活质量在提高。

1960年,18岁的我离开家乡和龙,远赴西安无线电工业学校学习。只身在外,思乡情切。每当想念家人时,我会拿起笔来写家书。每封家书都是反复酝酿,改了又改,最后工工整整地写满整张信纸,再小心翼翼地封好,送到邮局。把信寄出后,我每天都盼望着亲人的回信,而最幸福的也是拆信的那一刻。当时一封信少则十几天,多则一个多月,才能到对方手里。如果有急事,就要去邮局发电报。那时电报按字计费,费用很高,收到电报准是发生了大事。毕业后,我分配到哈尔滨工作。在那里一待就是八年,期间写过多少封家书已经记不清了,只记得写信时的踌躇满志和收信时的振奋激动。

1972年,我回到和龙,进入微电机厂上班。当时工厂如果有事要通知大家,在厂内一般都用大喇叭广播。如果出了厂外,只能靠跑腿,口口相传。过年时,我们想请亲戚朋友到家中吃饭,冰天雪地还要骑自行车挨家挨户上门通知。但无论怎样,总比写信要便捷多了。

1988年,我从微电机厂调到乡企局,办公室安装了一部固定电话,还是那种通过总机人工转接分机的拨盘电话。普通人家除了个别经济条件比较好的外,多数人家都因电话初装费用太高望而却步。1994年,我的小女儿考上了外地大学。那时候打个电话不便宜,为了节省我总是等到夜半电话费半价时才跟女儿通电话,虽然困得要命,但为了省钱也要等着。

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期,传呼机走进了寻常百姓人家。传呼机经济实惠又联络方便。对方接到传呼后,可以就近找公用电话回复。如果是“汉显”的传呼机,机主还可以直接通过电子屏收发信息。我记得,当时延边的市面上也有“大哥大”售卖,但“大哥大”价格昂贵,普通人要花上几年的工资才能买到一部。而且那时的手机是双向收费,接打都要花钱,大多数人难以承受。能拥有一部“大哥大”,成为很多人的梦想。然而,这个“梦想”在短短的几年后“成真”了。到2012年左右,我们身边的智能手机已经普及了,它的出现丰富了百姓的生活,购物、聊天、视频……花样百出,让我们享受到了高科技带来了幸福生活。

如今,我和老伴一人一部智能手机,逛街散步也不怕走散了。在子女的帮助下,我们都会使用微信了,还学会了语音留言和视频聊天。每星期,我们老两口都会和女儿视频通话,在千里之外能看到女儿们的笑脸,就像是近在身边一样,真是一件幸福的事!

改革开放40年,也是通讯飞速发展的40年。回顾往昔,通讯工具和方式的变迁,深刻地改变了我们的生活,记录着我们的幸福。

责任编辑:王钧
扫描二维码分享朋友圈
版权信息:如需转载,请您必须注明信息来源《延边新闻网》
  •  
  • 点击量排行
  • 时政
  • 经济
  • 社会
  • 国内
  • 国际

举报电话: 0433-2518770   E-mail:2381244096@qq.com
地址:吉林省延吉市光明街89号 邮编:133000
吉ICP备14002261号-1
© 2007-至今 延边新闻网 版权所有

微信公众号
延边网

延边新闻网
手机端

新浪微博
延边新闻网

腾讯微博
延边新闻网

人民网微博
延边新闻网

地址:吉林省延吉市光明街89号

邮编:133000

电话:0433-2518770

邮箱:yanbianwanghanwen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