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线索征集:0433-2900119 / 2900114
投稿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手机版|联系我们
新闻
晨报手机报:免费订阅
发送DZ106557010705(联通用户)
您现在的位置: 延边新闻网 > 本地 > 正文
【敬礼】我们向抗战老兵致敬!
来源: 延边新闻网 / 时间: 2015-9-8 8:28:44 / 注册城市人会员
两位抗战老兵为大家讲述70年前,面对国仇家恨,他们义无反顾地加入革命队伍,奋勇反抗日本侵略者的战斗经历和英雄故事。 版权信息>> 如需转载,请您必须注明,信息来源《延边新闻网》

    昨日,本网报道了101岁的孙庭江、93岁的史淑先两位抗战老兵受邀赶往北京参加抗战胜利日阅兵的消息。9月3日,孙庭江与史淑先现场观看了阅兵仪式,亲眼见证祖国的强大,他们激动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。孙庭江说:“很激动也很自豪,习近平总书记为我颁发并佩戴了纪念章,还祝愿我身体健康。”史淑先观看阅兵仪式时,想起了并肩作战的牺牲战友,几次掏出手绢拭去泪水……

    他们是抗日战争中的战斗英雄,他们用鲜血和汗水换来了现在的和平。岁月在他们脸上雕琢出道道沟壑,战火在他们心里留下累累伤痕。但只要提起那段烽火岁月、戴上荣誉勋章,他们会马上挺直微驼的脊梁,将右手举过头顶。

    今天,本网刊发记者对两位抗战老兵的采访,为大家讲述70年前,面对国仇家恨,他们义无反顾地加入革命队伍,奋勇反抗日本侵略者的战斗经历和英雄故事。我们向抗战老兵致敬!

    孙庭江:首次参战就炸毁敌人碉堡

    9月3日,101岁的抗战老兵孙庭江受邀登上天安门城楼观看阅兵仪式,亲眼见证了祖国的繁荣与强盛。

    孙庭江,1914年12月出生,1945年3月参军,在沂蒙山4团服役,历任班长、排长、副连长。他曾参加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,1953年12月从40军复员回乡务农。

    今年6月份,敦化市民政局将孙庭江老人的基本情况上报省民政厅,经过上级部门层层筛选,8月19日,孙庭江老人被最终确定作为我州抗战老兵代表,受邀赴京参加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。“之所以推荐孙庭江老人参加此次活动,主要是考虑到他是抗战时期的老兵,曾参加过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,在部队服役时间长,且身体状况良好,表达能力较强。”敦化市民政局相关工作人员介绍说。

    9月5日12时,孙庭江乘车返回敦化市大石头镇民强村,车刚刚停稳,早已等候在此的敦化市委书记唐文忠、副市长齐宏迎了上去,为孙庭江老人献上了鲜花。

    “当天,许多村民在村口迎接我们,两名少先队员向爷爷敬献了花束,村民们扭起了东北大秧歌,载歌载舞欢迎爷爷载誉归来。”今年50岁的孙广明是孙庭江老人的孙子,这次是他陪着爷爷去北京的,回想起从北京归来时的情景,孙广明显得格外激动。“这些天,我和爷爷一起经历了人生中最激动人心的时刻。”孙广明告诉记者,这是他第一次去北京,参加这么有纪念意义的活动,都是沾了爷爷的光。

    “习总书记跟您都说了什么?”“您在检阅时心情如何?”连日来,孙庭江老人家门庭若市,许多村民纷纷上门询问观看阅兵仪式时现场的情况。面对村民们热切的发问,孙庭江一边回答着,一边向乡亲们展示着挂在胸前的纪念章。孙庭江老人说,此次北京之行让他终身难忘,每当回忆起参加阅兵和获得纪念章时的情景,都让他激动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。

    孙庭江口述实录

    我老家在沂水县后武家庄,当兵前我是村长。自从村里来了鬼子,日子就不好过了。于是我村长也不当了,想去当兵。媳妇不愿意,说你走了,孩子和老人谁管啊,死了咋办?那是1945年。

    后来,鬼子把村子糟蹋的越来越不成样子,我母亲和媳妇也想通了。母亲说:“你去吧,要是个个都不当兵,谁打鬼子。”沂蒙山4团在我们那儿最受老百姓欢迎,我带着村里的11个人,找到4团政委。政委把我们安排到一营三连,让我当了班长。不久后就迎来一场战斗,4团奉命攻打位于沂南县铜井镇的鬼子。鬼子和汉奸总共500来人,占据了两个碉堡,用机枪向外扫射。

    我们打了三天三夜,能往碉堡上送炸药包的战士都牺牲了。后来,孙指导员让我来完成任务,我说保证完成任务。第4天,我就在碉堡前侦察,想办法。两个碉堡挨着,怎么上去,抱着、背着100斤的炸药行动困难,容易让鬼子打死。那就得爬上去,才能躲过鬼子的机枪。 于是,我找了3户村民,借了10来米的绳子,一头绑炸药上,一头绑在自己腰上。等天黑的时候就开始行动。碉堡在岗子上,下面全是尸体。我把尸体一点点拨开,弄出一人宽的道,往上爬。晚上,鬼子红色的子弹突突地飞,子弹扫过去,红成一片。敌人的炮火再厉害,我也不怕,就瞅着,打不着我。好不容易爬到碉堡根上,我开始拽绳子,把炸药包拉到跟前,把绳子卷好,还得还给村民。随后把炸药包安在两个碉堡中间,就等着。为啥等呢?当时观察过了,鬼子机枪打完子弹,重新上子弹得花两三分钟压梭子。我一听没动静了,鬼子开始换子弹呢,就拉了炸药包,站起来赶紧跑。“轰”的一声,把两个碉堡都炸瘫了。后来,我又跟着大伙冲锋,用刺刀刺死三个鬼子。那场战斗鬼子和汉奸死了近300人,我们也死伤200来人。我因为炸碉堡立战功一次,奖励了一个小本子。其实,完成任务最重要,奖励和荣誉不算啥。我上战场就是打鬼子,死了拉倒。所以,当时脑袋不发慌,心里也不乱跳,才能冷静地炸掉碉堡。

    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我也参加了,大大小小的仗也打了,真没想到能活下来。如今,我都101岁了,打败鬼子回家团圆的高兴劲,至今都忘不了。(人民日报记者 祝大伟整理)

    史淑先:乡亲们养好我的伤

    我叫史淑先,今年93岁。1923年12月10日出生于河北省沧州市田村,家中兄弟四人,我排行老二。小的时候,家中还算富裕,我上过学。正是在求学的这段时间,我接触到了革命宣传,了解到不起身抗争就要被日寇奴役的现实。于是,我中断学习,主动参军,自此,随部队转战四方,和家人断了联系。后来,从其他部队战友的口中得知,我参军后,母亲还曾到部队找过我,可惜没能见到,这也成为我一生中最为遗憾和难过的事情。

    参军后,我一直跟随部队东奔西走。当时日本鬼子还有伪军的力量很强大,我们部队很多时候都要在山林里行军、宿营,经常就是直接睡在草地上,第二天早上起来,身上满是爬虫。那时候我刚刚参军没多久,根本就没想到会遭遇这样的事情,吃了不少苦头。因为部队物资紧缺,我们连队无论冬夏,所有人员只有一套打满补丁的军装。记得有一次,部队在一个小县城停留驻防,当地地方政府的同志为部队送来了一批草鞋,虽然大小不一,但战友们高兴极了,毕竟,在之前的行军之中,有很多的战友都是“打赤脚”的。不仅是衣物、鞋帽如此,就是武器弹药也时常捉襟见肘。我们那时每打一仗,只要情况允许,都要把子弹壳一一捡回来,送给后方,就是为了能多生产一些子弹来打鬼子。

    说到打仗,我们那时更多的是打游击战。当时无论是人员数量还是装备后勤,我们都跟小鬼子相距甚远,正面交战,部队根本就打不过。我们只能针对鬼子的小股人员打埋伏。有一次,鬼子的先头部队进入了我们的防区,被我们及时发现,预先设置了埋伏圈。鬼子一进埋伏圈,就被我们迎头痛击,打得那叫一个痛快,我们消灭了不少鬼子。那次战斗,我们缴获一挺重机枪,那种架在车子上的大家伙,把战友们都高兴坏了。

    不过打仗不可能总是一帆风顺,每一次战斗,都是战友们拿命在拼,每一次大战,都有很多的兄弟英勇牺牲。在一次伏击作战中,鬼子的抵抗十分顽强,他们凭借着迫击炮、重机枪等先进武器,给我们造成了极大的伤亡,但兄弟们用血肉之躯顶着敌人的炮火赢得了战斗。战斗结束后,一连长身负重伤,被几个战友用树枝破布做成的简易担架抬着向后方撤退。因为伤势极重,加上当时药品奇缺,应该是很难医治了,在撤退的路上,他几次要求把他放下,或是干脆给他个痛快。战友们都不说话,我们连长张君发更是红着眼睛大声咆哮,“谁敢丢下一连长,老子就毙了他。”但因为没有药品,部队又需要随时转移,最后,还是不得不把一连长托付给附近的村干部代为照顾,我们含着眼泪跟一连长告别,大家都知道,这一别恐怕就是永别了。

    后来,1941年12月,在一次伏击战中,我负了伤,左手、左胸、大腿等多处受伤,不能移动,被部队安置在附近的一个梨树园子里养伤。当时条件很艰苦,普通人家经常会忍饥挨饿,但乡亲们对我却是照顾有加,每次都给我送来香喷喷的饭菜,让我十分感动。每当遇到鬼子或是伪军扫荡时,我就会转移到地窖中暂时躲避,就这样,慢慢地养好了伤,回到了部队。之后,我经历了小日本对冀中地区疯狂的“五一大扫荡”,直至光复后复员回家。

    回家后,亲人们也都不在了,我一个人“闯东北”来到了汪清。现如今我有5个儿子、1个女儿。能够从那样的年代走过来,能够从战场上活下来,过上今天的好生活,我很满足,也很幸福。




【返回延边新闻网首页】
分享:
版权信息:如需转载,请您必须注明,信息来源《延边新闻网》
记者:刘瑞霏 王红玉 任… / 编辑:金诺点击:
相关新闻
没有相关新闻
网友评论
我想说两句 >>

目前评论总数
热点图片
延边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
    所刊登的本网站原创各类新闻、信息和各种专题资料,版权均为延边新闻网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所有,未经协议许可,禁止下载使用。
延边新闻网手机版、官方微博
【参与延边新闻网微博互动。】
广告服务|关于我们|网站动态|网站招聘|公益活动|联系我们|网站导航|网站荣誉|版权所有
Copyright © 2007 - 2014 Ybnews. All Rights Reserveda
延边新闻网 版权所有